忘生

出本占tg

急出!!!可刀!!!
走闲鱼,私我给地址

aph

法英米英aspatame        35

火影忍者
鸣佐柱斑扉泉   在一起      60

鸣佐 ticktack  60

全职高手
官周荣耀联盟绝密档案3      30

官周黑皮本荣耀巅峰1        35

官周黑皮本荣耀巅峰2        35

官周黑皮本荣耀巅峰3        40

同人漫防具丧失        40

同人漫孙翔中心横刀        45

周翔同人本壹壹不舍加特典        85

周翔同人本画皮        25

周翔同人本羞耻心        35

周翔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叶修        48

5day      30

枪系中心自古枪系□□□        65

free
宗凛太阳的味道      40

盗墓笔记
纪念大画集盗纪时      100

瓶邪黑花同人全员盗墓伴侣         55

黑花同人黑之华        55

剑三
策藏同人照水砂2        80

听说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现奔了?

昨天整理的梗,码了一点,后续暂时一片渺茫。

00

荣耀站,全名我们的荣耀永不落幕,是一个与A站B站齐名的大型弹幕网。

荣耀站主攻游戏,这里大大小小板块无数,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神之领域板块。

那里大神云集,视频质量出奇的高,这些可能都要归功于神之领域特殊的管理制度。在神之领域发表视频必需先成为驻版人员,而成为驻版人员则需要三个版主推荐和一系列认证,一旦成为驻版人员这个身份便永久不会取消,因此只要是入驻神之领域一般很少有人会弃号,但总有那么几个人因为各种原因江湖不见,而一叶之秋就是其中一个。

01

一叶之秋这个id在荣耀站几乎无人不知,不仅是因为他有些淡淡嘲讽的说话方式,最主要的还是神一般的操作和让人猜不透的思路,所以当他发表弃号宣言声明时,很多粉丝都不愿意相信并说会等他回来。

同时一个名为君莫笑的id登入了荣耀站。

随着时间流逝,不管声音风格都酷似一叶之秋的君莫笑渐渐出名了,很多一叶之秋的粉丝都认为君莫笑就是一叶之秋,只不过换了个id,但君莫笑本人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说明。

这天,陈果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登陆荣耀站,一眼就看见首页上一叶之秋的名字。

一叶之秋发表新视频了!!!

这个消息不一会就在一叶之秋的粉丝内传遍了。

去年给cp生贺想的梗,主周翔副王江,其他cp大概就过个场,大纲码了三章,正文码了个楔子,看评论要不要拾起来。
人物介绍如下
主角
孙翔,19岁,id一叶之秋,热血游戏up主,最近突然出现的新人up主,有一个小号横刀,跟x站大神叶修貌似有仇但现在使用的账号却是他给的,在一次x站组织的游戏全明星中认识周泽楷。
周泽楷,21岁,id一枪穿云,恋爱,解谜游戏up主,在圈内以话少为名,有一名专属字幕君无浪,在站内有大量粉丝,孙翔发第一个视频时因为叶修偶然提起开始关注孙翔。
江波涛,21岁,id无浪,周泽楷的专属弹幕君,经常被粉丝们yy他和周泽楷的关系,但实际上另有喜欢的人。
叶修,23岁,id君莫笑,x站大神,不管什么样的游戏都得心应手,是孙翔的邻居,喜欢没事逗逗孙翔,有一名已故的爱人苏沐秋,自从苏沐秋去世之后便一直用id君莫笑,以前的id是一叶之秋。
王杰希,23岁,id王不留行,x站奇幻冒险游戏解说up主,因为id以及在游戏里能从女性npc里得到各种各样的道具被粉丝亲切称为妇女之友。

ps我真的没有黑大眼xxx

论宿醉后的孙翔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谢谢谢谢,么么哒! (〃ノωノ)

秋君:

标题废默默跪了




此为一叶生贺x 梗来自《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知道我是个文废sad


错字你就无视了吧




孙翔从极深的梦里醒过来,宿醉带来的头疼和眩晕感仍然在折磨他,他一边懊悔自己不该去那个party,一边睁开眼睛去床边拿衣服。


 


然而他愣住了。白色墙漆,蓝白条纹被子,暗色窗帘,这是个完全陌生的房间。


 


他慌乱起来,赤着脚下床。他看到了床头柜旁的相框,但刻意偏过头不去看。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猜测是否自己宿醉后和一同参加party的某个女人去了她家,然后发生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窗户是关着的,他只穿着胖次过去打量,窗外是陌生的街景,车来车往,但并不喧闹。


 


他拉紧了窗帘,在卧室找自己昨天脱下来的衣服,可惜未果。衣架上倒是挂了几套男式服装,但都不是他昨天穿的,也不太符合他的品味。


 


看上去像中年男子的衣服,他这么想。原来这个女的还是有夫之妇。


 


一种犯罪感涌了上来,他孙翔自认二十多年来除了小时候打打架长大以后偶尔爆粗以外没做过什么不道德的事,没想到现在却……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要戒酒。


 


他没有对卧室进行更深的探索,而是打开了房间门,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想要是在外面遇见了那个女人该怎么办,甚至是遇见了那对夫妇——不,丈夫应该不在家。


  


宿醉之后的身体有些沉重,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生怕惊扰了那个女人。客厅里没有人,整个房子似乎只有他在。墙涂是简单的白色,没有墙纸,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这点倒是不错。


 


突然传来开锁声,打量许久的他反应过来自己只穿着胖次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而且这里的女主人——亦或是男主人要回来了,于是匆忙捡了个房间逃进去闭上了门,藏在一边胆战心惊。


 


靠,洗手间。他发现了自己的“好”运,进的正好是洗手间。但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抱怨这一点了,他靠在门边听了听,然后痛苦的捂住脑袋低声哀嚎。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分明是个男性。


 


哦槽要被抓奸了吗。孙翔扶了额在洗手间内来回踱步。这都是什么事!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不认识的床上,随后又即将被这家的男主人发现。


 


他好想一个龙抬头了自己。不就是喝了个酒怎么能这么冲动……他孙翔年轻帅气正值当打之年,眼见着就要和轮回队友相亲相爱到永远,身家清白无不良嗜好,这么好的条件怎么摊上这样的事了。


 


都怪他太帅。孙翔百急之中自恋了一把,又集中注意力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的脚步声在持续着,像宣告命运的古老钟表摆钟来回摆动,卡在孙翔的心头。


 


脚步声逼近,外面的男人敲了敲洗手间的门。“你在里面?还不出来?早餐就在桌子上。”


 


孙翔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却突然像是有什么堵住了他的喉咙,孙翔的右手向上轻轻捏住了喉结,艰难的挤出一两个音节,随即惊恐的看住自己的手。


 


不,那不是他的手。


 


皮肤粗糙,指尖泛黄,不明显的地方有细微的皱纹。身为一个职业选手最珍贵的就是一双手,即使不懂保养的孙翔在战队里也有强行规定,以他的年纪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手。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顾不得外面的人是否会听见,急匆匆赶到镜子前。


 


然后他愣住了。


 


镜子里的那个男人是叫孙翔没错,但绝不是他,看上去是个中年的孙翔了。


 


难道他穿越了?他将信将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里的人也把手抬起来摸了摸有了皱纹的脸。我靠靠靠靠靠靠靠!


 


他不敢置信的踉跄着后退两步,撞到了毛巾架,发出沉闷的哐声。


 


  或许是声响惊动了门外的人,敲门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孙翔刚想回答却又猛地发现自己的处境,只好捂住嘴堵住将要出口的话,弯着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门突然被扭开,出现在门前的是熟悉的人。


 


  “你还真是……大早上的在洗手间里搞什么名堂。”对方用云南方言又嘟囔了一句什么,走过来扶住他的肩膀,“撞到哪里了?”


 


  孙翔顾不得背后传来的疼痛,瞪大眼睛说话都结巴了。


 


“唐唐唐唐唐昊?!” 


 


 这都是些什么事!